燃香枝

【太忙了,取关随意】
仙门贵乱爱好者
冰风岭超凶幼儿园



头像by甘木
背景by丁白鹤

【慕容情中心向】随便什么情②

娱乐圈au
本章无cp向,主要人物魔王子
送给 @尼古拉朝斯

3.
今夜,娱乐圈各大媒体都聚集在火宅佛狱影视集团旗下的高档酒店门口,等待正主们的出现。


“来了来了!”人群中不知道谁眼尖,率先看见了慕容情的座驾——一辆xx色的xxxx。


车停稳后,慕容情从车上下来,熟练的摆了几个pose,等记者们拍完后又回答了几个问题,问题不外乎是什么“这次单飞压力大吗”,“有信心拿到主角吗”之类的。


慕容情心想:“我有信心”这四个字,我都说倦了。


可是慕容情表面上还是做出一副比较紧张的模样,说道:“这次有幸与剑之初前辈一同竞争男一,我深感荣幸,希望前辈可以手下留情。”


总得让记者们混口饭吃,不是吗?


听见这话,记者们开始打腹稿:“花瓶”慕容挑衅影帝剑之初——是不自量力还是有备而来?


慕容情觉得自己真善良。



4.
与此同时,酒店后门。

两个人,面对面站着。


一个深紫色长发带红色挑染,上身穿银黑相间的T恤,上面还画了一只PMG里的小火龙,下半身黑色工装裤,脚上穿了双高帮帆布鞋,本来还不错,只是配上头发就显得有些杀马特。另一个白衣白发白西装,还好手里捏了串佛珠,否则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位要去结婚。



是的,紫发的那位就是咒世主的亲生儿子,传说中的“x二代”——魔王子。


别看咒世主是个干巴巴的老头,他的儿子还是很帅的,魔王子从小就在国外念书,和咒世主几乎没有见过面,咒世主自己在苦境辛苦打拼几十年,才建立起火宅佛狱这样集影视娱乐一体的娱乐帝国。


可是他为什么忽然从国外回来?



“别看我只是一只羊……”魔王子的手机铃声响了。


“喂?”


“咒世主死了,你真的不难过?”电话那端,迦陵问道。他是咒世主的部下,对火宅佛狱可谓忠心耿耿。


“这有什么难过的,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迟早有一天,你和我都会离开这个世界,倒不如——”


“啪”,电话主动挂了。


这丝毫没有影响到魔王子的心情,昨天晚上他飞回国,在赤睛的陪伴下去见咒世主最后一面。


其实火宅佛狱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光鲜亮丽,大厦将倾,由于咒世主的错误领导以及某些签约演员泄露了公司内部的机密信息,出现了亏损,这次造这么大势要拍电影,就是为了力挽狂澜,试图以此拯救佛狱。


咒世主还没安排好一切就得了急病,而且还是不治之症,佛狱内部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咒世主快不行了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一个儿子在国外,连忙打越洋电话把人叫回来接班。


老子和儿子见面,让其他人出去,只留下儿子。听完老子的嘱托,儿子做了一件事——把老子的氧气拔了。


“我见他呼吸困难,话都说不清楚,就帮了他一把。”


火宅佛狱以集体的利益为重,倘若领导人没有能力领导,是可以更换更为合适的人选的。


咒世主早就立好遗嘱,魔王子会继承他所有的股份。


可是,魔王子真的适合做领导吗?


“赤睛啊,在剧组里,你是副导演,我是导演,”魔王子说道,“导演”是我要扮演的角色,“副导演”是你要扮演的角色,“导演”是我,你身为“副导演”,还是我。”


“是啊,所以呢。”赤睛回答。


“所以,你来替我去参加发布会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赤睛和魔王子一直形影不离,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但是他对火宅佛狱拥有绝对的忠诚,这一点毋庸置疑。


赤睛的职责是“观察”魔王子的所作所为,并不会去主动干涉他的决定,在不影响到火宅佛狱影视集团利益的前提下,他甚至还会帮助魔王子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反正人生而在世不就是图个随心所欲,只是魔王子有时候有些过于如此罢了。





玉逍遥正玩地冥的手机呢,忽然瞅见前面有卖冰淇淋的小推车,三两步就窜了过去要了一个原味甜筒,熟练的用地冥的微信付了钱。等地冥走过来的时候,玉逍遥已经吃上了。


“不是一起去吃饭吗?你怎么还吃?”


玉逍遥咬了一大口甜筒,他比较喜欢吃甜筒的脆皮,没几下就解决了一个,准备再买一个吃,还转过头来问地冥“小老弟,甜筒要伐”。


“不要,”地冥拒绝,“你是不是出门从来不带纸巾。”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包新的,拆开取出一张,递给玉逍遥。


玉逍遥舔舔嘴巴,地冥不让他吃,他自己也想留着肚子等会儿吃点别的,就接过纸巾胡乱抹了两下,砸吧砸吧嘴说走吧走吧我们去吃饭。


地冥见状,又亲自拿一张纸巾,仔细替玉逍遥拈去了嘴角残余的甜筒渣。
“玉逍遥,你怎么连嘴都擦不干净。”



(想不通为什么刚才会被屏蔽,一点都不yhsq啊!就擦个嘴而已,怎么了!!)

💡真人出镜注意,介意慎点!
一❤剑❤封❤禅
喜欢封爸两年了,终于(强行)圆满了全体型!
真的想不到可以实现梦想。我只希望凭借自己的力量为喜欢的角色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是因为这个信念而萌生了全体型的想法。如今终于有所成。

祝大家9102年快乐+暴富💓

【慕容情中心向】随便什么情①

送给我朝,纪念我们死去的四百多天的火花  @尼古拉朝斯 

娱乐圈au(我绝对不坑)

1.
“当红偶像演员慕容情宣布单飞,无情踢开之前所在的一家小公司,自己开了工作室,名为薄情馆。”


整个娱乐圈听到消息,几乎要炸了,这件事情上了头版头条,把影帝剑之初疑似交女友的热搜给压到了第二位。


要知道,慕容情走的是“偶像”路线,换句话说,就是所谓的“花瓶”,比如在言情剧里做深情款款的男主角,或者是扮演那种完全不需要演技的角色之类。事实是他的确拥有这样的资本,慕容情长着一张男女通吃的脸,再加上他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他哪怕是做一块不说话的布景板,也必定是最靓的那块。


慕容情出道的时候接的第一部偶像剧就是男一号,没人知道他的出身背景,他的星途顺风顺水,也没有什么娱乐圈的风浪主动过来招惹他的。


相传曾经有三线小明星对其出言不逊,说他靠“潜规则”上位,第二天这位小明星就被扒出了不为人知的黑历史,主动退出了娱乐圈。


有好事者说,这是慕容情在背后所为。谣言传到慕容本人那里,他只说了一句:“我不去招惹别人,希望别人也别来招惹我。”也不澄清辩驳。后来被查出来是因为这个小明星欠了赌债,遭遇黑道报复,才被扒出黑历史退圈的。


谣言不攻自破。这件事情翻盘后,慕容情又接了几部电视剧,凭借这些积累了大批女性粉丝,拥有很高的人气。


慕容情本人,也并不因此骄傲,毕竟也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


说白了,仍然会有人质疑他的演技。


其实慕容情也不想管这些的,他向来信奉“人要有自己独立的生存能力”这一基本原则,那些质疑的人,他们又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全部经历,遭遇的一切呢?


要是真这样洒脱就好了。

慕容情还是在意这些的,他还是选择单飞了。





2.
成立薄情馆,有自己的工作室,可以想接什么戏就接什么戏,也不用赶没完没了的通告,不想去的发布会,不想参加的节目,通通推掉。

自己说了算的感觉真好。

慕容情如是说道。



看着桌上的一堆剧本,慕容情陷入沉思。

既然要证明自己的演技,就不能接戏路窄的偶像剧,谍战片慕容也不想接,枪林弹雨,打打杀杀的,慕容情不喜欢。

武侠电影是最好的选择,绝世高手决战,弹指间灰飞烟灭,中间夹杂着儿女情长与家国往事,优雅而又决绝的浪漫——

慕容情觉得可以。



“就这个了,”慕容情拍板,问新来的助理富长贵,“这部电影的资源如何?”


长贵回答,这个剧组的投资方是火宅佛狱影视集团,导演是他们集团的老总,咒世主。


咒世主年轻时就是知名导演,后来退休成立火宅佛狱影视集团至今,佛狱已是苦境数一数二的影视投资方。


咒世主这次重出江湖拍这部武侠电影,在娱乐圈引发了极高的关注度。


电影的资金问题肯定不用说,肯定是高投资,大制作,而且佛狱旗下大牌云集,凯旋侯,太息公等知名演员都是佛狱出身,相信搭戏的演员也一定是一线大咖,到时候炒作肯定也爆点十足。



如果慕容情能顺利拿下男主的名额,拍完电影,就可以一雪前耻,之前说自己演技不好的流言蜚语也会随之烟消云散。


“难为咒世主一大把年纪还要亲自拍电影,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老人家忽然亲自上阵。”


管他为什么呢。
今夜的电影内部选角酒会,男一号,他慕容情势在必得。

开个tag放我和亲家蕉蕉家的剑雪们的图!冰风岭超凶幼儿园的小朋友们!

【双邪】冬至

今天冬至,恰逢剑雪周末放假回家,也难得一剑封禅下班早,两个人一合计,决定一起包饺子。

冬天,天黑的早,五点半就开了路灯,剑雪和一剑封禅一起走在街上,剑雪比一剑封禅矮一些,两个人围同一条围巾。

两人来到公孙月开的小超市,玻璃门是磨砂面,一推门就看见蝴蝶君和公孙月挨的特别特别近,公孙月见有人来了,连忙推开蝴蝶君。

蝴蝶君一看是一剑封禅,翻了个白眼:“大冬天不在家,跑这干什么?”

一剑封禅回敬:“冬至,带小朋友出来买点材料,回去包饺子。”

公孙月瞪了一眼蝴蝶君,转头对一剑封禅说道:“别理他,来了就是顾客,慢慢挑慢慢选。”

剑雪无名拉了拉一剑封禅的手,一剑封禅会意,两个人来到货架后面,给公孙月和蝴蝶君留下独处的空间,毕竟,随便打断别人也的确不合适。

买完东西结账的时候,蝴蝶君多算了两个零,被公孙月批评教育了一通,又给剑雪塞了两个苹果。一剑封禅谢过公孙月,和剑雪一起走路回家。

“下雪了,”剑雪无名缩了缩脖子,“他们两个刚刚在做什么?”

“可能要接吻吧。”一剑封禅说道。

“下雪天很适合接吻吗?”剑雪无名问。

“小朋友你忽然问这个做甚,他们两个在屋里就算了,没人看见,难道你想和我在马路上这样?”一剑封禅笑着说道,“被人看见怎么办啊。”

“……”剑雪无名不说话了,开个玩笑一剑封禅都听不懂,真是有代沟了。

到家门口的那条小巷了,因为下雪,本来就冷冷清清的小路,此时更是空无一人。

剑雪无名没带钥匙,等着一剑封禅开门。

忽然,一剑封禅俯下身,散落下来的头发蹭到了剑雪的脸,痒痒的。


“这里没人,快点亲。”

路灯将两个人的影子拉的很长。

【双邪】北域搬砖传说

这篇文比较土,但是这一章我很喜欢。
所以单独打了tag请大家吃粮()


【双邪】北域搬砖传说⑦
有段时间,不知道是谁先起的头,班级里流行起了一个游戏。规则是采用击鼓传花的形式,在一本笔记本上写“在意的人”的名字一百遍,两个人就会有好事发生。

这个游戏迅速扩散开来,对于高中生来说,除了学习,还有什么比“恋爱”更有趣呢。有的同学脸皮薄,不愿意告诉别人自己喜欢的人是谁,就没有写,选择了跳过,可也有不少同学,大大方方的写了喜欢的人的名字,被其他同学看见,少不了一阵起哄,而后等笔记本传到对方手里,脸红心跳过后,两个人也就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从这方面来讲,也算是这个游戏的功劳吧。

笔记本当然也传到了剑雪这里,剑雪一开始不愿写,因为他不相信这个,觉得多余。他在班里也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人”,不过家里倒是有一个……可是,他与一剑封禅的感情,需要用写在一张纸片上的一百个名字来加码吗?不需要。而且其实谁都不会信这种把戏的吧,更不要说一剑封禅还不是这个班上的学生,当然也传不到他手里。因此,对剑雪来说,写名字是无用功。

但是青春期的孩子们哪会思考这么多,等剑雪回过神来,他已经在课桌上摊开的笔记本上面写了两排“一剑封禅”了。剑雪看了看四周打闹学习的同学们,很好,没人注意到他,他悄悄将这一张写了名字的纸,连带下一张空白的纸一起撕掉,留下空白的那张,把写了名字的揉成一团丢进了垃圾桶,但是准星不够,纸团落在了地上。

应该没人会注意到。

剑雪把笔记本递给了下一位同学,他自己在座位上盯着空白的纸,仿佛能从里面盯出一朵花似得,差不多一直看到中午放学,上午的课都没听进去。

中午放学的时候,剑雪没有赶着去食堂帮一剑封禅抢饭吃,等其他同学都走了,教室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他缓慢挪动到垃圾桶的旁边,四顾无人,捡起纸团塞进书包,从后门离开去了食堂。

今天的天气不是很热,一剑封禅脖子上却搭了一条白毛巾,真是难得。

“今天学校里怎么样?”一剑封禅问剑雪,这样的对话时常出现,身为同居室友,相互关心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剑雪无名没有马上回答,只是将饭盒从书包里拿出来,递了出去。

“……呃。”剑雪发现自己不小心把纸团也连带着掏出来了。

“这是什么,”一剑封禅弯腰捡起了纸团,“剑雪,你掉了东西。”

剑雪的耳尖微微泛红,别过头去不看一剑封禅。

“怎么写了这么多我的名字?”

“没什么,无事可做便写了几次。”

忽然,一双手覆上了剑雪的双耳,轻轻摩擦了几下,手掌有些粗糙,但没有茧,是一剑封禅的手。

“你耳朵发红,该不是发烧了吧。”

“……”剑雪向后缩了一下,一剑封禅这才松开手。

“……笨蛋。”

【双邪】北域搬砖传说⑤
“我该上学去了,”剑雪无名背着书包,与一剑封禅挥手告别,“再会。”
“回头见。”一剑封禅打着哈欠朝着工地走去,是与剑雪无名相反的方向。
两个陌生的人相遇的方式有千万种,而分别却是一句简简单单的再见。
一剑封禅说的“回头见”,和“你好”,“再见”之类的礼貌用语没有什么不同。剑雪明白,这是随口一说,不必当真。
不过一剑封禅既然说了“回头见”,那就证明两个人以后再见,还是可以点点头,匆忙之间打个招呼的,两个世界能有交集,也不过是那一瞬的时间。北域这么大,每天都会有新的邂逅,他们两个人的相遇,也不过是再普通不过,再不能平凡的一件小事情。

约摸过去了小半个月,剑雪无名渐渐习惯了北域的生活,说真的,一开始他对北域的印象,还是一莲托生给他讲的。一莲托生说北域“民风彪悍”,让剑雪“千万小心,晚上不要单独出门”之类的,剑雪无名面对一莲托生的“爱的叮咛”,只是耸耸肩膀,一边帮养父收拾行李——他又要出差去了。
关于见义勇为什么的,剑雪无名一句话都没有提。
剑雪迷上了夜跑,白天学习好累,正好晚上出门跑跑步换换脑子,让自己清醒点。即便胡思乱想也不会被人发现。只要不说,谁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
夜风吹拂,温度适宜,是夜跑的好天气。剑雪无名换了轻便的衣物,出来沿着水渠慢慢跑着。
突然,剑雪无名的手腕被一个人抓住,那个人不由分说的拉着剑雪就往前跑,剑雪被吓了一跳,定睛细看才发现是半个月前自己在水渠边上认识的男人。

剑雪回头,发现好多人在追自己,不,是追这个名为一剑封禅的男人。
一剑封禅拉着剑雪跑过了桥,桥对岸是一处工地——事后剑雪无名才知道一剑封禅在那上工。
“没时间解释了,快!”
一剑封禅一抬手就撂倒一个,剑雪无名在他身后,不惊不惧,从容不迫地捡起散落在地上的砖朝着想偷袭的人的脸上拍去。
“轻点,别把人拍死了。”一剑封禅不忘提醒剑雪注意分寸。
“我知道。”剑雪无名忽然觉得砖头还挺好使的,尤其是这么个混乱的时候。

“继续跑!”剑雪无名被一剑封禅拉着钻进了工地旁边的小巷子里,这里是旧城区,黑漆漆的,也没有路灯,只听得见身后有人在追着他们两个。一剑封禅拉着剑雪左拐右拐的,不出所料,拐进了死胡同。
“我X,”一剑封禅飚出一句国骂,他左手牵着剑雪,右手握紧了砖,“跟他们拼了!”
“别急。”
剑雪忽然发现胡同里有个院子,上去推门,天无绝人之路,门开了。
一剑封禅放下门闩:“顶不了多久的,希望不会被发现。”
月亮出来了,今夜是满月,月光将院子照的明亮,剑雪无名没有说话,将院子里摆放的长凳拖出来,一剑封禅见状,和剑雪一起并排坐在长凳上。
“……他们为什么追你?”剑雪无名打破沉默。
“挺正常的,在北域,没被人追着打过就不算北域人。”一剑封禅说道,“我以前和他们差不多,不过我现在想做正经的工作。”
“……”剑雪无名想起来一莲托生对他说的话。
果然是真的。

两个人并排坐在长凳上,一剑封禅说有人来了,剑雪默默无语,下巴戳在一剑封禅的肩上,缓缓滑下来又放上去。剑雪感到了一阵倦意,刚刚发生的一切其实让他有些措手不及,毕竟还是个高中生,兴奋过后当然会觉得累,况且一剑封禅比他年长些,这个时候,此时身边能依靠的人只有他。
花开月圆,一辈子只有那一瞬间的静好。

虽然,现在这个情景也是拜其所赐。
“等会他们追来,你先跑。”
“跑什么,我和你一起。”

“啪”。屋里的灯亮了。

一剑封禅悄悄站起身,示意剑雪,可以继续准备跑路了。
“是你们!”屋内跑出来一个小男孩。
剑雪无名认出来了,是那天自己救的那个。
“你们别怕,我已经喊我师父去揍他们了,我师父超厉害的!”
“……”一剑封禅和剑雪无名相对无言。
这时候,有人敲门。

小男孩跑去开门,门开了。
剑雪无名惊了。
男孩口中的“很厉害的师父”,居然是自己的班主任,叶小钗。
这也太巧了。

剑雪无名以前听过传闻,自己的班主任武功高强,非常能打,得过武术比赛冠军。但是怎么都想不到自己救的孩子,是班主任收的徒弟。
那孩子叫名战。
叶老师对剑雪表示了那天救落水名战的感谢,名战吵着要和封禅剑雪一起去玩,被叶老师留下说他作业还没做完,日后还有机会云云。

一剑封禅抱拳:“他日一定找您切磋。”
叶老师回礼。
剑雪无名和叶老师道了别,拉着还依依不舍的一剑封禅出了叶家。
“接下来去哪?”一剑封禅问道。
“各回各家。”剑雪无名回答。
“……我没有住的地方。”一剑封禅忽然停下脚步,“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额,去工地搬砖。住的地方还没找到。”
剑雪无名想都没想,说道:“你来我家。”